鸦羽

看着不断出现的小红心跟小蓝手良心有点隐隐作痛……
但是,更新什么是不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贵乱修罗场……【目瞪狗呆】

好特么的神秘……

我用食物引诱了半天,一对cp都没成【哪怕是邪教】,然后我过一会再上去,映司单相思上了睡觉中的ankh……

然后ankh睡醒了,映司撞过去,ankh冒了两个感叹号就跑了,重复好几次,两只企鹅一起睡着了……

【黑人问号.jpg】

然后,ankh睡醒后就直接///了?

说好的被撞会生气呢?

两只企鹅现在都只///不冒红心,这是在双向暗恋吗?

不愧是映an……

请问有太太愿意接手这个脑洞吗?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小克喵的信淹没的阿兹克爸爸稍稍有点困扰却非常开心地笑了怎么想都超甜!!!!!!!

有没有太太想搞B站梗大屏幕梗啊_(:з」∠)_


超想看傻橙身陷修罗场【×


这种梗搞无cp暧昧向才是最好的!


比如说前面刚放了蕉橙葡萄的视频,后脚就上瓜橙,紧接着是贵凌……


还能搞弹幕剧透,抢救一下还没be的cp,比如说映an……


百万可能的男主男配超可爱!

p1我看到的时候是真的有一种看了什么恋爱漫画的美妙恋爱感。

p2我觉得我划出来的地方才是主要原因。

【让我做一个美妙的恋爱脑之梦】

人类本质就是咕咕咕!!!

随便来个太太接手我的脑洞吧……

几次想回赛尔号却在登录途中一直疯狂掉线而放弃的老兵……
终于在今天晚上成功回到船上了……
然后对今年的年费一见钟情。

中了魅惑的我毫不犹豫充了年费……
允悲。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李肆时。:

眠川澈: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朋友们……请问有没有比较全的赛尔号游戏剧情贴吧楼……
脱坑多年,想补剧情_(:з」∠)_

求太太抱走脑洞

一个重生者回到过去后抱小克大腿的故事!

一开始重生者以为小克跟愚者是不一样的存在,甚至以为他们那个时代以小克的身份出现的愚者是夺取了小克的身体吞噬了小克的灵魂来到现实的存在。

他一开始是想抱愚者大腿,然后慢慢地他对小克有感情了,开始为了小克暗中想办法怼愚者。

(ಡωಡ)

还有一个脑洞,如果重生者后面还不小心喜欢上了愚者……

未来的世界扒出了愚者的一个马甲号【非〖世界〗】
然后啥都不知道的愚者用这个马甲号跟重生者组队……

【妈妈,这个邪神虽然有点冷淡,但是心地善良又温柔还会给我做饭】

重生者:请问日邪神犯法吗?


如果小克假装愚者附体……
重生者:吾神,吾友,吾爱……【朋友的身体,邪神的意志,双倍的负罪感!双倍的快感!】
小克【愚者】:……你特么的给我拔出去!

对朋友出手,亵渎本质中立善良的邪神,负罪感带来的快感……

愉悦啊!双倍的修罗场,双倍的快乐!

FA毒脑洞

【七罪】齐格的故事

不知何为生,亦不知何为死。

最初的【珍贵之物】是来源于并不在【这个世界】的【同类】的【片刻】。

白发少女与黑发少女的笑容。
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雨】。

金发赤瞳的少年化为金色光点。
【不要死!】

死?

粉橙色的马尾,粉色的短发,还有白色的长发。
【无论如何,无论如何……我想要打出大家一起活下去的Happy End】

活下去?

不明白……
死……是什么?

【什么是死去?
是终点,是诀别,是不可挽留,
是再也握不到的手,感觉不到的温度,
再也说不出口的“对不起”。】

诶?

【抱歉,一不小心就……等等!你谁啊!】

连接,断了。

突然有一个毒脑洞

五战出了某种原因不明的问题,英灵被召唤出来,然后变成类似嘉年华的世界线。

具体设定还没有想好

脑洞有一部分是来源一篇金男主以及晓美焰试图拯救小圆

就是想到了,如果士郎对圣杯战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遇见了幼闪,然后成为了朋友【单方面的】
再然后,在某一个夜晚看见了被杀死的樱以及被黑泥袭击的幼闪。
被幼闪从攻过来的黑泥前的救下的士郎抱着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的幼闪哭着说
【我一定会救你的】
然后踏上了不断回溯时间的轮回。
踏上了轮回的士郎在无尽的轮回里了解到了圣杯战争,甚至自己也参战了无数次,也在圣杯战中了解到了幼闪的真实身份,了解到了乌鲁克那段遥远过去。
但是,希望他好好活下去的愿望依旧存在。
或者说愿望变得更加【贪婪】了。
希望大家都能一起迎来Happy End。
不断地,不断地回溯时间,不知不觉中甚至跨越了无数条世界线。

最后的最后,他回到了四战。
向大圣杯举起了枪。
但是,这里已经变成特异点了。

在与迦勒底的藤丸立香【十香】一起结束那个特异点后,士郎回到了与幼闪相遇的那一天。
【吉尔伽美什的朋友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

我已经脑补出了结局。
吉尔伽美什的朋友永远只有恩奇都。
无尽的轮回中不小心喜欢上了金闪闪却不自知的士郎大概不出意外的话,会永远保持说着他们不是朋友却一直忍不住对闪闪好的状态吧。
微妙的如同走钢丝一样不能允许一点偏差的感情。

关于星际abo的猜想以及abo写手讨论群群宣

老实说,我觉得abo里ao的诞生是因为生存环境过于恶劣,原本人类【后来的b】进化出了负责战斗的a跟负责繁衍的o。
但是在进入现代之后,abo六种性别划分反而变成阻碍人类的发展应该退化消失的东西了,ao已经不是族群所必须的存在了。

比如O的人权方面,国内大部分用abo设定就真的……o是真的真的就被当成生孩子的机器,甚至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的使命就是为了给a生孩子。
如果世界一直都是扭曲的,没有有见过正常的世界的人就会觉得正常的世界就是这样。

可能是有人预见了未来,也可能是基于潜意识什么的,abo之所以在星际还存在,怕不是因为永无休止的战争令全人类的潜意识觉得不能没有A去战斗不能没有O保障繁衍。
但是我想abo的世界里应该几乎没有人会意识到过去为了保障种族生存而进化出来的形态已经是过时的东西了。

他们大概只会惊恐AO的退化。
然后疯狂寻找不会退化的方法。
不愿面对他们已经被世界淘汰了的现实。

我认为,因为abo世界可能一直没有停止过战争。
所以本来应该发生的AO退化事件没有发生。
六种性别存在的性别歧视导致人类社会出现了种种问题,仿佛永无休止的战争阻碍了人类的退化。

一个族群的进化不止是因为危机感吗?

因为族群可能灭绝的危机感而出现的进化,在人类失去了种族灭绝的危机后就应该慢慢消失了……明显阻碍了人类更好的发展的【进化】却延续到了星际。

造成这种状况的主要原因应该只有那仿佛没有尽头的战争了吧。

最后宣传一下abo写手讨论群

欢迎加入abo战略发展研讨会,群聊号码:859659700

脑洞求接手

群穿!
有穿成妖怪的,有穿成神兽的,有穿成道长的,有穿成和尚的,有穿成皇帝的……

大家一起合伙搞事情,目标是人与非人和谐相处。

皇帝表面是个和和气气的,实际上是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火药桶。
祭祀了河伯结果黄河还是泛滥成灾了……
皇帝先是拜托穿成白泽的问了一下,然后在知道河伯是因为没有妹子当祭品后……
二话不说摆祭坛上诉,其实说是上诉更接近威胁跟通告一下天庭他可能要手撕河伯了。
通告完了之后……在皇帝登基以来,国内隐藏的合法妖族居民以及跟着白泽过来的神兽们……通通都被拉上了贼船。

瘟疫跟着洪水一起爆发了。
穿成旱魃的穿越者跟皇帝还有穿成南海龙宫大太子的以及穿成穷奇的死守在黄河边上,轮流阻挡洪水批文件,等河伯出来群殴他。
善火的妖族跟着被白泽拉下水的朱雀一起在四处焚烧尸体跟所有可能传播瘟疫的东西。
被拉来当苦力的妖怪神兽们对于工作量表示非常绝望,但是看见一群不是修炼者的朝廷肝帝的工作量以及旱魃穷奇大太子还有皇帝的工作量……默默地闭上了嘴。
皇帝手撕完河伯后,全国上下的官员几乎全部都已经进入燃烧殆尽的状态了,妖怪跟神兽们直接找了最近的官府变回原型瘫着。
【皇帝陛下以前私底下做了一套法器,母器在皇宫里放置,子器交给在官府登记过户籍的妖族,有监视,限制与保护的功能,洪水泛滥后,皇帝直接把以前定下的妖族相关的东西全部合法化了。妖怪们跟神兽通通都领了一个,所以大家在官府里瘫得十分安心】

补剧补出来的脑洞

我跟你们说!
补完kiva后!
我特别想看王跟红爹双双失忆穿越!
相依为命萌发爱情!
在其他世界的骑士们面前疯狂秀恩爱,留下无数传说!
而且车都不晓得开多少次了之后!
回到原世界的2008年!


突然恢复记忆,现在的恋人是抢我老婆绿了我的前情敌/被我抢了老婆的前情敌,刚刚接吻还被前妻跟我儿砸还有前妻跟情敌的儿砸/他前妻他儿砸我儿砸看见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呜哇哇哇哇哇——
我的勇格阿杜股!
总是卖队友的阿杜!这一次!
终于!没有抛弃队友了!
【虽然他是逃跑后才跑回来救队友的……】

【未完成】扭曲之梦

人类被消灭了。

从很久以前就在等待着什么,却直到人类被魔王们消灭也……
孤独一人坐镇深渊的无名无姓的第十二位魔王在人类被消灭后……
谁也没等来。

是时候放弃这种愚蠢的等待了。
当第十二位这样想着时……

有【人类】进入了深渊。

【阿杜!】
那是在呼唤谁?

【你在哪里?!】
这里应该就只有我……除了对面的【人类】。
奇怪,按第十一位所说,人类应该都被消灭了才对。

【没时间了!快点出来!咏她们挡不住恶魔太久!】
那么……要消灭他吗?

【找到你了!】
猝不及防地被化身恶魔的【人类】抓住了我的手……

奇怪……
在那一个瞬间,我竟然没有反击……
就好像……

【走了!我们一起回去!】
潜意识在告诉我,这个【人类】是可以相信的,不用防备这个笨蛋……一样。

用魔力击飞了那个紧紧抓着我的手的【人类】,却鬼使神差地没有杀死他或者撕裂他的身体。

很奇怪。

【你在干什么啊?!阿杜!!!】
【人类】怒吼着冲了回来。
还是那么蠢。

等等……我这是……

失神的瞬间,被【人类】抓住机会再一次抓住了手。

【我是】

【】

怂,不敢私聊太太

不过在评论区被回复的心情一样都是爆炸性的愉悦啊!

烧土一寸:

是我了_(:з」∠)_我爱太太们

遗传失格—飓根:

每次被大佬的触技或者是写文的高超水平震撼到以至于激情去敲窗后被回复了的我。

可能也是大家?

【严肃讨论】请保护好自己,在人心难测的虚拟世界

库洛洛.鲁西鲁:

存一下自勉……可怕的是我对信息保护还不如这个A。


(这件事告诉我们退圈最好删号?😂


……以及永远不要发自拍


作死小鸡:



撸完举报,全家死掉




Laceration:







#本文拙劣,开放转载,转至其他平台注明作者和来源即可,承蒙诸位抬爱








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令我想起一件往事。
我有个朋友是大学老师兼辅导员,手上资源挺多,对学生还是有挺大帮助作用的。那一次,她手上有个很好的实习机会,刚好班上有两个人选都很合适。两个学生A和B实力相当,品行也好,她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直到她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她的职位和工作用邮箱在校内网几乎是公开的,有心就能查到,举报了A在网上“发布和传播yinhui小说”。证据丰富,一气呵成,文章截图论坛ID扣扣号码聊天记录以及最关键性的证据,自拍——只有半个下巴和一部分上半身,但背后的寝室和体貌特征,熟悉的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我听她转述这件事听得简直目瞪口呆……因为,告密者绝对不是B。AB性别不同,关系很淡,B对于A的爱好一无所知,根本没有途径取得这些“证据”。
朋友是个开明又好管闲事的人,她直接叫来A,跟他把事情挑明,问他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精彩的是,A十分确信举报者不是自己的室友或者朋友。因为他所有的“痕迹”都在一台加密的上网本上,除了深夜里拿出来码字,其余时候都锁在衣柜深处,从未失窃。他写文用的扣扣和日常用的完全是两个,从未在同一客户端登陆,密码也千差万别……他确信,一开始举报他的人就不在他身边。不然,寄到办公室的就是别的东西了。他也认为,这件事可能和实习无关,因为他行事比较“独断专行”,在他的圈子里得罪了不少人。
只是A,他在网络世界里难免降低了一些警惕性。不止一个人知道他的学校,甚至有些人知道他的专业,因为“聊天很开心”。A认为自己最疏忽的几次是收下了“网友”赠送给他的礼物,他小心又谨慎,连电话都给的不是常用sim卡,只给了一个名字。那明明是个很常见的名字……不,恐怕还有其他原因,只是A没有告诉她,她也没有问。
那个神秘的告密者把碎片一块块拼凑在一起,拼出了一个目的地,把自己的恨意寄了过去。








故事的结局可以说是很梦幻的。因为我的朋友实在是个开明的老师,因为A在这次事件中显露出相当不错的文笔和临危不乱的气质,他得到了这次实习。毕业之后,他直接出国读研,前途一片顺利。
不梦幻的部分是,A家庭优渥,有的是路可以走,匿名信从一开始就威胁不到他。可以说,哪怕那封信被发送到学校每个领导的邮箱里,A也不会怕。这一点,恐怕躲在暗处想要算计他的人都不知道吧。








只是,A已经这么幸运,这么谨慎,他还是遭遇了可怖的恶意。可能是言语中结仇,可能是嫉妒,可能是任何一种原因,做这种事的人,一开始就打着要毁了他的主意。如果有更多机会,相信背后的人会做得更好。
我一边整理这件事,一边思考……我是想要警告大家多保护自己,不要暴露过多个人信息?还是对人多一分防备,切忌交浅言深?
是,也不是。
世上的恶意是毫无缘由,又异常丰沛的,大到你人生中重要的决定,小到一个在深夜里用于释放压力的小小兴趣,都可能碍了某些人的眼,挡了某些人的路,然后他们会寻找你的软肋,狠狠地一口咬上去。
大概我们多少都要带着某种觉悟,在现实中,在网路上生活,约束自己,保持安全距离,不去伤害别人,也不被别人伤害。
入世之人其实是不存在真正的自由的……或许,我只是想说这句话罢了。








在网上,不存在绝对的隐私和安全。账号可能被盗,密码可能被破解,更不用说社交平台这样的公共场合,自己的信息一定要好好保护,千万别随意托付给别人。
比如发布微博lof的时候,有的系统会默认带上地址,精确到街道,这个功能很可怕,关掉它。
比如进入一个新圈子,遇到聊得来的同好,很快便发展到交流生活的程度,在建立起足够了解之前,不要过多吐露自己的隐私,不要有金钱往来。
比如在现实中,喜欢同一部作品或是cp并不能帮助我们建立友谊,虚拟世界的荣誉并不能为我们添加光彩……甚至,可能为我们带来灾难。
有时候我们一厢情愿地认为,爱好相同的陌生人都是善良的人,但这并不是真相。现实中无处排解的感情和无法分享的快乐让我们在网络上不由自主地相互靠近,驱散孤独……这也可能只是一种错觉。
共同的爱好只能帮助我们相遇。信任,友情,进一步的交往,那都是后来的事情,需要慎重的对待。
伤害别人其实非常容易,但要保护好自己也并不难。希望你们都能平安顺利。








让我们回到A的故事吧。
我朋友曾经用漫不经心的态度问过A的室友——结局是,A那个熄灯后在床上打字的习惯,几乎再没有出现过。








#微博的D2O老师总结了几点防人肉措施,很有参考意义,我在征得了她的同意之后转载到这里:








【话说防人肉除了不要在网上主动透露自己个人信息外,还有以下几点务必做到
1:用假名和模糊的收货地址(比如寄到学校不要写院系,不要寄到单位,不要填家里精确的门牌号)来收网友寄给你的东西。
2:转账尽量用微博红包,微信红包,QQ红包,不要支付宝暴露实名。
3:不要在自拍和发布的照片里暴露自己的地址和家庭环境。
4:工作和娱乐用的账号分开。
5:能少发就别发定位。
世上好人是多,但一个坏人就足够让你万劫不复】





心酸。

顿时想到了素还真……

俏如来还可以离开,素还真却……

素还真放得下苦境吗?放不下。
死了这么多次,却一次又一次地从仙山回来……
就为了这个有误解他理解他与他对立与他并肩作战的人们在的江湖。
为了这……天下苍生。

老实说我感觉俏如来跟素还真是走在同一条路上的……
曾经我以为俏如来会成为下一个素还真……
但是……

现在依旧感觉他们是走在同一条路上的……

只不过未来俏如来满身伤痕撑不住走不动了时,他就停下了脚步,把墨狂交给下一位钜子,就像默苍离一样目送继任者踏着自己的血前进。

但素还真不行,没有人可以接替他。
满身伤痕撑不住了最多休息一会儿便继续前进,找不到下刀的地方,就往旧伤上戳。

他离不开也不愿离开。

也许……这样对俏如来更好吧,如果真的变成素还真那样无法离开的话……

对于注定要经历历代钜子所经历的苦痛的俏如来来说真的……

太苦了。

【吞雪】等待

多年以后,江湖远去……



时间来到了现代。

一群人去北域旅游,不知名的导游带着他们走过了一片很大很大的白梅林,那里的特产是一种叫做暮雪的茶。

走过了冷得要死的冰风岭,据说这里曾经住过一个带来了永不熄灭的魔火的魔。

终点是一个开着一池子黑莲的山洞。

带着女儿出来旅游的月无瑕看着站在池子边上的导游,在同行的人都离开了之后,终于忍不住问了:“你是在等什么人吗?”

“为什么这么说?”

“直觉。”

导游不说话了。

月无瑕从背包里掏出笛子,吹了起来,小小的月华容乖巧地拉着母亲的衣角,听母亲吹这首她们最喜欢的曲子。

导游默默地听她吹完那首对他来说非常熟悉的曲子。

“为什么吹这首曲子?”

“直觉。”

“……”

收好笛子的月无瑕抱起女儿,一边朝洞外走去一边问道:“我要走了,你能告诉我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吗?”

导游沉默了。

一直到月无瑕抱着女儿走出了洞口,才听见导游的回答。

“鹊桥仙,它叫鹊桥仙。”

“妈妈,那个红头发的叔叔在等谁呢?”

月无瑕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了看那个几乎看不见了的山洞。

“一个对他很重要很重要的……朋友。”

“那么,红头发叔叔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红头发叔叔的朋友不来的话,红头发叔叔要一直等下去吗?”

“……会。”月无瑕摸了摸女儿的头,“他会一直等下去的,直到他们再次重逢。”

“当他们再次重逢的时候,妈妈就给接着给你讲北域双邪的故事。”

雪与火交织在一起的故事

你有没有见过一场自北域而起的雪,雪里有一朵黑莲跟一团忘记了过去的火,他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而故事的最后……

把自己锁起来的火烧掉了黑莲,雪停了,重新长出来的黑莲凋谢了,失去归处孤独的火也最终不知烧往何方……是不是正在寻找着失落的重要之物。

你有没有见过一场自而天邈峰起的雪,雪里有着一块冰层深处非常温暖的巨大冰山跟给自己成功跑出去的一部分火焰套上了一个壳子变身暖手炉的一场大火,他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而故事的最后……

想要温暖冰山的暖手炉碎了,变回了大火……雪停了,那座冰山也在大火中融化了,烧过很多地方的大火熄灭了,而他的灰烬回到了冰山融化的地方,与他一起长眠……

你有没有见过一场不知何处而起的雪,雪里有一只银色的傻乎乎的燕子跟一头快要死去了的非常温柔的老烛龙,他们一起走过了很多地方,而故事的最后……

做梦的燕子醒了,飞到老烛龙的身边,想陪他一起长眠深渊……这一次,雪没有停,因为老烛龙舍不得傻银燕陪自己死,用最后的力气送那只傻燕子离开了……

不可思议……
感觉像是在做梦……

又是一个关于昙×楚/人的段子

寄昙说入魔了。
非常君回过神时,自己已经喝了好几杯大圣茶了。

真苦啊。
真傻啊。
明明都有前车之鉴了,却还是傻不愣登地投入了真心。

“偶开天眼窥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浩星探龙……夸幻之父……寄昙说……

“老昙……不值啊……”

俗话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这段从一开始就生于欺骗与阴谋的感情,所结出的也只是一枚满是苦涩的果实。

非常君想,等下辈子吧。
待一切重来后,你与我重新相识。

一个关于昙×楚/人的段子

“天迹,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可以别跟老昙说我就是楚天行么?”
天命将尽的非常君披头散发浑身是血,却固执地要昔日好友答应自己最后的请求。
一旁的秦假仙觉得,他好像又看到那个把寄昙说看得比自己的一切都重要的楚天行了。
“……我答应你。”
“……谢谢。”
华伞落地,跟它的主人一起烟消云散,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非常君,你果然忘了啊……寄昙说已经变回一页书了,寄昙说已经……不存在了啊……”

镜中花,水中月。
花谢月沉,终究……只是一场醒来后无影亦无踪的幻梦罢了。

一个关于人觉楚天行的脑洞

要想骗过敌人,首先要骗过自己。

人觉非常君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埋下楚天行这枚棋子,一枚没有本体记忆的棋子分身。

好不容易才用秘法骗过了鬼麒主跟地冥的人觉,不得不在天地被关小黑屋这段时间待在明月不归沉里养伤。

等到故事即将开始时,楚天行才终于想起了自己跟人觉之间的关系。

然而非常君千算万算,却没有算到楚天行会对寄昙说动了真心。

一个谎言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圆。

制造血清期间,本应昏迷中的非常君发现自己突然出现在楚天行体内。

属于楚天行的记忆跟感情全部朝他涌了过来。

寄昙说,寄昙说,寄昙说……

全部都是关于那位修者的。

非常君再次封印了楚天行的部分记忆。

然后……他醒了。

就让楚天行永远都只是楚天行吧。



被楚天行回归本体时带回的关于临终前最后的一段记忆弄得非常困扰的非常君今天也在苦恼着马甲万一被扒之后会怎么样呢~

是被打死,还是被绝交,或者是被宣布友尽后打死呢?